原則聲明

原則聲明



序言

我們是「圓桌19:提倡中國的知情權」成員,此獨立團體由華人和國際社會的媒體從業人員與專家所組成,鼓励中華人民共和國(PRC)公眾為行使其知情權而抗爭。

在對自己的第一手媒體從業經驗與學術研究成果進行反思後,

我們在此提出下列聲明

知情權為中國傳統不可分割的一部份

在中國思想史和政治史上,對知情權及行使這項權利所需之言論自由的持續追求貫穿始終,對此權利的訴求也為20世紀初中國啟蒙運動和五四人文主義運動的核心訴求。

中國知識分子對1948年《世界人權宣言》(UDHR)的撰寫做出過眾多貢獻,該宣言經中國簽署認可,其中第19條宣告「尋求、接受和傳播資訊與思想」的權利。1998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也簽署了重申此權利的《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充分行使知情權也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民眾的基本願望,1978年民主牆運動、1989年天安門民主運動、2013年《南方周末》新年獻詞事件、2014年和2019年至2020年的香港民主抗議活動,以及2022年白紙抗議活動期間表達的訴求即為明證。

一黨專制政府對資訊的自由流動施加惡意影響

中國的一黨專制政府對國內和全球的資訊自由流動施加惡意影響,透過錯誤危險的論述為其弊病辯護、否認人權的普世性,並將其稱為與中國文化不相容的「西方價值」。

這個一黨專制政府在國內實行媒體控制、審查和監視,同時對獨立記者和新聞自由捍衛者進行暴力鎮壓,使公眾尋求、獲取、接收和傳遞可靠多元資訊的可能性嚴重受創。

在全球各地,中華人民共和國當局正努力透過大規模宣傳和不實資訊強加其誤導論述,使國際公眾難以切確理解有關中國的議題。

可靠資訊的缺乏危及中國未來

可靠資訊的缺乏使中國公眾無法充分行使公民權和政治權,並阻礙健全公共辯論的可能性,而這種辯論對揭露權力的濫用和解決社會問題至關重要。

資訊封鎖破壞了民眾對政府的信任,使一黨專制政府得以迴避其公開透明和問責的義務。

一黨專制政府的審查和宣傳對國家建制及國家經濟發展造成危害,因可持續的投資需對信息的完整性具有信心。


我們承諾將以下列方式支持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民眾

提供事實資訊,以抗衡一黨專制政府傳播的誤導論述。

提供資源,衝破一黨專制政府設置的重重阻礙,促進獲取獨立資訊。

通過提供全球性的理論及知識參考,加強民眾為充分行使知情權而進行抗爭的合法性。


我們敦促國際社會採取下列方式支持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民眾

堅決反對以所謂「文化相對主義」之名否認公眾享有資訊權這一合法願望的言論。

盡可能為公民社會和記者提供各種援助,使他們能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外充分進行信息交流。

向一黨專制政府施壓,迫使其廢除審查和鎮壓所需的司法制度及科技手段,並釋放所有被拘禁的記者和捍衛新聞自由及信息自由的人士。


由圓桌19成員合撰(其個人詳細資訊因安全考量不予公開)。

2024年6月4日發布。

支持圓桌19原則聲明的非政府組織及智庫名單:

1. 哥倫比亞西藏之友(Amigos del Tíbet – Colombia)

2. 第十九條(ARTICLE 19)

3. 亞洲自由機構(Asia Freedom Institute)

4. 澳洲西藏委員會(Australia Tibet Council)

5. 維吾爾運動(Campaign For Uyghurs)

6. 維吾爾研究中心(Center For Uyghur Studies)

7. 芝援香港(Chicago Solidarity with Hong Kong)

8. 中國興善研究所(China Against the Death Penalty,CADP)

9. 改變中國(China Change)

10. 中國數字時代(China Digital Times,CDT)

11. Civic IDEA

12. 抵抗中共學生聯盟(Coalition of Students Resisting the CCP)

13. 新聞業婦女聯盟(Coalition for Women in Journalism)

14. 西班牙藏人支援委員會(Comité de Apoyo al Tíbet,CAT)

15. 香港自由委員會基金會(Committee For Freedom in Hong Kong Foundation)

16. 台灣民主實驗室(DoubleThink Lab)

17. 自由西藏學生運動(Étudiants pour un Tibet Libre)

18. 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

19. 自由西藏(Free Tibet)

20. 西藏之友基金會(Friends of Tibet Foundation)

21. 印度西藏之友(Friends of Tibet, India)

22. 德國受壓迫族群協會(Gesellschaft für bedrohte Völker,The Society for Threatened Peoples)

23. 全球支持西藏與受迫害少數民族聯盟(Global Alliance for Tibet & Persecuted Minorities)

24. GreatFire

25. 葡萄牙支持西藏小組(Grupo de Apoio ao Tibete – Portugal)

26. 挪威香港委員會(Hong Kong Committee in Norway)

27. 香港民主委員會(Hong Kong Democracy Council)

28. 香港海外傳媒協會(Hong Kong Media Overseas,HKMO)

29. 香港監察(Hong Kong Watch)

30. 人權基金會(Human Rights Foundation)

31. 中國人權(Human Rights in China,HRIC)

32. 人道中國(Humanitarian China)

33. 馬哈拉什特拉省那格浦爾市印藏友好平台(India Tibet Friendship Manch Nagpur, Maharashtra)

34. 那格浦爾市印藏友好協會(India Tibet Friendship Society NAGPUR)

35. 中國民主轉型研究所(Institute for China’s Democratic Transition)

36. 國際人權服務社(International Service for Human Rights,ISHR)

37. 國際西藏網絡(International Tibet Network)

38. 香港民主女神(Lady Liberty Hong Kong,LLHK)

39. 挪威西藏委員會(The Norwegian Tibet Committee)

40. 無國界記者(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RSF)

41. 保護衛士(Safeguard Defenders)

42. 聖塔芭芭拉西藏之友(Santa Barbara Friends of Tibet)

43. 瑞典西藏委員會(Swedish Tibet Committee)

44. 瑞士西藏友好協會(Swiss Tibetan Friendship Association)

45. 西藏行動中心(Tibet Action Institute)

46. 愛爾蘭西藏支持小組(Tibet Support Group Ireland)

47. 丹麥支持西藏委員會(The Tibet support Committee, Denmark)

48. 西藏團結組織(Tibet Solidarity)

49. 奧地利藏人志願倡導組織(V-TAG Austria)

50. 越南改革黨(Viet Tan)

51. 女性新聞自由組織(Women Press Freedom)

52. 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World Uyghur Cong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