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东汽死难学生家长代表集体前往天网投诉

2008年:东汽死难学生家长代表集体前往天网投诉

2008 年 5 月 12 日,当地时间 14 时 28 分,中国四川省发生 7.9 级毁灭性地震,造成约 7,000 所学校建筑倒塌,多达 10,000 名学生死亡。中国政府估计,共有近7万人在地震中丧生。灾难发生后,人权组织天网开始在其网站 64 天网上发布在地震中失去孩子的父母的故事和诉求。本文重点讲述成都四层楼的东起中学发生的240名学生死亡事件。活动人士将导致学校倒塌的“豆腐建设”归咎于政府的腐败和疏忽,当年夏天要求政府调查的抗议活动被警方制止。

就在这篇报道发表几周后,天网创始人、著名维权人士、记者黄琦因涉嫌“非法持有国家机密”被捕,随后被判处三年有期徒刑。2008 年 9 月,一个政府委员会承认,许多学校是在经济繁荣时期迅速建成的,而且建设状况不佳。

关于64天

中文人权新闻网站 64 天网于 1998 年在中国四川成立。该网站记录了中国数万起侵犯人权行为,并于 2016 年获得 RSF 奖。其创始人、调查记者黄琦, 2004 年获得无国界医生新闻自由奖,2019 年因“在国外泄露国家机密”被判处 12 年有期徒刑。

“东汽死难学生家长代表集体前往天网投诉”

记者 义工柏辉

今天上午12时,绵竹市汉旺镇东汽中学死难学生五名死难家属代表邹显华、杨运海、孙秀全、徐安凤、尹全述抵达中国
天网人权事务中心,代表该校170多名死难学生家长投诉因东汽中学教学楼质量问题垮塌造成大量学生死亡的冤情。

死难先生家长前往天网投诉

孙秀全先生说:我是绵竹市板桥镇人,我的女儿孙莉在东汽中学读高三,已经通过了四川师范大学艺体生的初试。5月12日地震开始以后,我在3点半就抵达了东汽中学教学楼的垮塌现场。当时东汽厂的消防队和救援队有100多人正在现场救援,我看到高中部的一部分从4楼垮塌到了一楼。在垮塌的大楼里面有好几百学生都还活着在废墟里面叫叔叔救命,在现场负责组织救援的东汽中学的校领导。下午17时左右,东汽厂给救援现场送来了食品和饮用水。

我在现场听见学校领导说学校已经向绵竹市委市政府进行了汇报。在12号当天随时都在发生余震,废墟也在随时摇晃。在天要黑的时候,学校和东汽厂调来了发电机。但是发电机由于最初发不出电,直到晚上11点左右发电机才开始工作。绵竹市委书记蒋国华也到了现场察看了一下灾情。当时由于天黑,专业救援队伍还没有到达,救援工作没有进展。

我第二天早上七点就到了现场,乐山武警消防队也到了现场。13号下午,部队官兵也抵达了现场开始救援,当时只有一部吊车在现场施救。当时被挖出来的学生10个人中至少有7.8个学生都是活的。在时隔48小时,废墟中的学生还在呼救。我的女儿在14号下午4点中被挖出来时,全身除了头皮又擦伤外,全身没有其它伤痕,但是已经死了。

孙秀全先生女儿孙莉

在我女儿到东汽中学读书时,学校就给我们承诺过要搬迁到新校区读书。当时2005年就说要把学校搬到绵竹,我女儿也多次说学校教学楼很陈旧不是太喜欢。但是我考虑教学质量好,校方也比较负责任,我才让女儿继续留到东汽中学读书。

邹显华、徐安凤等家属向我们强调:这次地震教学楼垮塌,我们要求政府部门和民间组织进行联合调查。必须要查清教学楼的质量问题。我们在以前送孩子读书时就看到,学校的教学楼有裂缝,孩子也告诉我们下雨时教学楼会漏雨,那这样的教学楼是怎么留下的?而且东汽中学的经济条件很好,我们孩子给家里打电话都从来不要钱。这次我们家属都认为学校教师在地震期间没有责任,但是校方为什么明知教学楼是危楼还用危楼招生?而且,为什么到现在也没有出危楼的调查成果?

家长代表们指出:东汽学生死难人数与媒体公布的240余人不一致,我们了解的情况远远不止这些。我们要求国家进行赔偿,要求对这种公共建筑出现大面积垮塌做出调查,并且查清责任人。我们培养一个小孩非常不容易,国家和校方应该要赔偿我们的损失。

欧丰瑞先生采访了孙秀全先生等学生家长

采访结束时,正逢瑞典电视台记者欧丰瑞先生等抵达成都专访天网负责人黄琦先生,欧丰瑞先生等随即采访了孙秀全先生等学生家长。

相关链接:东汽中学是国家大型企业东方汽轮机厂创办的一所全日制普通高完中学,创办于1968年10月12日,原名为“东方汽轮机厂厂办中学”,是一所专为东汽职工子弟开办的初级中学。当时只有8名教师,2个教学班,60余名学生。1972年,经四川省教育厅准,改为普通高完中学;1986年易名为“德阳市东汽中学”;1996年被批准为四川省重点中学,1997年被批准为四川省校风示范学校,2002年8月被批准为示范性普通高完中学。2001年开始面向社会招生。据官方资料,在5.12汶川地震中,东汽中学共有240余名学生不幸遇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