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则声明

原则声明



序言

我们是“圆桌19:提倡中国的知情权”成员,此独立团体由华人和国际社会的媒体从业人员与专家所组成,鼓励中华人民共和国(PRC)公众为行使其知情权而抗争。

在对自己的第一手媒体从业经验与学术研究成果进行反思后,

我们在此提出下列声明

知情权为中国传统不可分割的一部份

在中国思想史和政治史,对知情权及行使这项权利所需之言论自由的持续追求贯穿始终,对此权利的诉求也为20世纪初中国启蒙运动和五四人文主义运动的核心诉求。

中国知识分子对1948年《世界人权宣言》(UDHR)的撰写做出过众多贡献,该宣言经中国签署认可,其中第19条宣告“寻求、接受和传播资讯与思想”的权利。1998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也签署了重申此权利的《公民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充分行使知情权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众的基本愿望,1978年民主墙运动、1989年天安门民主运动、2013年《南方周末》新年献词事件、2014年和2019年至2020年的香港民主抗议活动,以及2022年白纸抗议活动期间表达的诉求即为明证。

一党专制政府对资讯的自由流动施加恶意影响

中国的一党专制政府对国内和全球的资讯自由流动施加恶意影响,透过错误危险的论述为其弊病辩护、否认人权的普世性,并将其称为与中国文化不相容的“西方价值”。

这个一党专制政府在国内实行媒体控制、审查和监视,同时对独立记者和新闻自由捍卫者进行暴力镇压,使公众寻求、获取、接收和传递可靠多元资讯的可能性严重受创。

在全球各地,中华人民共和国当局正努力透过大规模宣传和不实资讯强加其误导论述,使国际公众难以切确理解有关中国的议题。

可靠资讯的缺乏危及中国未来

可靠资讯的缺乏使中国公众无法充分行使公民权和政治权,并阻碍健全公共辩论的可能性,而这种辩论对揭露权力的滥用和解决社会问题至关重要。

资讯封锁破坏了民众对政府的信任,使一党专制政府得以回避其公开透明和问责的义务。

一党专制政府的审查和宣传对国家建制及国家经济发展造成危害,因可持续的投资需对信息的完整性具有信心。


我们承诺将以下列方式支持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民众

提供事实资讯,以抗衡一党专制政府传播的误导论述。

提供資源,冲破一党专制政府设置的重重阻碍,促进获取独立资讯。

通过提供全球性的理论及知识参考,加强民众为充分行使知情权而进行抗争的合法性。


我们敦促国际社会采取下列方式支持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民众

坚决反对以所谓“文化相对主义”之名否认公众享有资讯权这一合法愿望的言论。

尽可能为公民社会和记者提供各种援助,使他们能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外充分进行信息交流。

向一党专制政府施压,迫使其废除审查和镇压所需的司法制度及科技手段,并释放所有被拘禁的记者和捍卫新闻自由及信息自由的人士。


由圆桌19成员合撰(其个人详细资讯因安全考量不予公开)。

2024年6月4日发布。

支持圆桌19原则声明的非政府组织及智库名单:

1. 哥伦比亚西藏之友(Amigos del Tíbet – Colombia)

2. 第十九条(ARTICLE 19

3. 亚洲自由机构(Asia Freedom Institute)

4. 澳洲西藏委员会(Australia Tibet Council)

5. 维吾尔运动(Campaign For Uyghurs)

6. 维吾尔研究中心(Center For Uyghur Studies)

7. 芝援香港(Chicago Solidarity with Hong Kong)

8. 中国兴善研究所(China Against the Death Penalty,CADP)

9. 改变中国(China Change)

10. 中国数字时代(China Digital Times,CDT)

11. Civic IDEA

12. 抵抗中共学生联盟(Coalition of Students Resisting the CCP)

13. 新闻业妇女联盟(Coalition for Women in Journalism)

14. 西班牙藏人支援委员会(Comité de Apoyo al Tíbet,CAT)

15. 香港自由委员会基金会(Committee For Freedom in Hong Kong Foundation)

16. 台湾民主实验室自由(DoubleThink Lab)

17. 西藏学生运动(Étudiants pour un Tibet Libre)

18. 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

19. 自由西藏(Free Tibet)

20. 西藏之友基金会(Friends of Tibet Foundation)

21. 印度西藏之友(Friends of Tibet, India)

22. 德国受压迫族群协会(Gesellschaft für bedrohte Völker,The Society for Threatened Peoples)

23. 全球支持西藏与受迫害少数民族联盟(Global Alliance for Tibet & Persecuted Minorities)

24. GreatFire

25. 葡萄牙支持西藏小组(Grupo de Apoio ao Tibete – Portugal)

26. 挪威香港委员会(Hong Kong Committee in Norway)

27. 香港民主委員會(Hong Kong Democracy Council)

28. 香港海外传媒协会(Hong Kong Media Overseas,HKMO)

29. 香港监察(Hong Kong Watch)

30. 人权基金会(Human Rights Foundation)

31. 中国人权(Human Rights in China,HRIC)

32. 人道中国(Humanitarian China)

33. 马哈拉什特拉省那格浦尔市印藏友好平台(India Tibet Friendship Manch Nagpur, Maharashtra)

34. 那格浦尔市印藏友好协会(India Tibet Friendship Society NAGPUR)

35. 中国民主转型研究所(Institute for China’s Democratic Transition)

36. 国际人权服务社(International Service for Human Rights,ISHR)

37. 国际西藏网络(International Tibet Network)

38. 香港民主女神(Lady Liberty Hong Kong,LLHK)

39. 挪威西藏委员会(The Norwegian Tibet Committee)

40. 无国界记者(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RSF)

41. 保护卫士(Safeguard Defenders)

42. 圣塔芭芭拉西藏之友(Santa Barbara Friends of Tibet)

43. 瑞典西藏委员会(Swedish Tibet Committee)

44. 瑞士西藏友好协会(Swiss Tibetan Friendship Association)

45. 西藏行动中心(Tibet Action Institute)

46. 爱尔兰西藏支持小组(Tibet Support Group Ireland)

47. 丹麦支持西藏委员会(The Tibet support Committee, Denmark)

48. 西藏团结组织(Tibet Solidarity)

49. 奥地利藏人志愿倡导组织(V-TAG Austria)

50. 越南改革党(Viet Tan)

51. 女性新闻自由组织(Women Press Freedom)

52. 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World Uyghur Congress)